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回教國是什麼東西?

“回教國”是以回教教義來治理事務的國家。在回教國度裏不論是回教徒還是非回教徒,都必須遵守回教教規,並且受到回教教義的管治。對回教頗有研究的學者Chandra Muzaffa 2001年在檳城發表文章指出:可蘭經文中,根本就沒提到過建立“回教國”這回事。Patricia Martinez 博士指出,在回教國,非回教徒被稱為Chimmi(或Zimmi),當作被回教徒征服的人,只配當第二等公民,不能享有和人民同等的權利。這點,違反我國《聯邦憲法》所闡明的關於基本人權的條文。

也就是說,它違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權利。(《憲法》第8條)這就意味著,我國一旦建立回教國,非回教徒的地位,利益和權利,將受到負面的影響。各族群在各方面,如: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都將受到深遠的影響。根據憲法,馬來西亞是‘世俗國’!

作為立憲民主制,我國不是回教國。是由我國憲法和法律規定的,而不是由政府首長擅自宣佈。政府首長必須根據我國憲法和法律來行事。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立憲民主制”。如果政府首長可以隨心所欲,不根據我國憲法和法律來行事,那​麼這個國家所實施的已不再是“立憲民主制”了,而是滑向非民主的集權制度,或由少數人控制的寡頭政治了。真正回教國的憲法或法律,都明文規定,他們的國家是回教國。

例如:伊朗和巴基斯坦。但是,我國《憲法》所規定的是:

“伊斯蘭教是聯合邦的宗教,但是其他宗教可以在聯合邦任何地方安寧和諧地自由奉行。”(第3(1)條)

“人人都有權信仰及奉行他們本身的宗教,也有權力傳播他們的宗教。”(第11(1)條)

這就是說,回教只是在世俗馬來西亞國許多宗教之一種宗教而已。不過,回教比較特殊的地方在於:回教只是馬來西亞的官方宗教。

如果我國《憲法》草擬人有意把我國規定為回教國的話,在我國獨立時(1957年),他們就早在我國《憲法》中把馬來西亞肯定為回教國了。

歷史事實證明我國是‘世俗國’!

a.1957 年獨立前‘雷特憲制委員會’在制訂《馬來亞聯合邦憲法》時宣佈,聯盟政府呈上的備忘錄中已經表明:“馬來亞的官方宗教是伊斯蘭教。不過貫徹這項原則時,不該阻止非回教徒土生居民信仰和奉行他們的宗教。同時,也不意味著,我國​不是一個‘世俗國’”。換句話說,1957年爭取獨立前,聯盟政府早就肯定,獨立後,我國是一個‘世俗國’。

b.1957年獨立日,聯盟政府提呈了一份《雷特憲制委員會報告書》。在這份報告書中,第57段是這麼寫的:

“在建議中的《聯邦憲法》宣稱,伊斯蘭教是聯邦的宗教。但是,這絲毫也不影響當前聯邦作為一個世俗國的地位。每人都有權信仰和奉行自己的宗教,以及傳播他的宗教。不過傳教的權利將受到州法律的限制。州法律可限制,不得在回教徒群中,傳播其他宗教的教義。”

報告也說:“大家都同意,如果加進這項規定(即:回教是我國的官方宗教)時,就必須弄清楚,無論如何都不能影響非回教徒的民主權利。

第一任首相東姑1958年的談話。

在1958年,有一位國會議員企圖把我國形容為回教國,認為不適合在國家的宴會中提供酒類。

我國第一任首相東姑,對這位國會議員的談話表示遺憾。他在國會宣佈:

“我要清楚指出的是,這個國家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回教國。其實,我們只是把伊斯蘭教當作是國家的官方宗教而已。”

【注:上述資料,取自我國回教法律專家阿末依不拉欣博士(Dr.Ahmad Ibrahim) 著:《伊斯蘭在憲法中的地位》。

1962年“科波特調查委員會”的保證。

1962年,大馬剛要成立時,馬來亞政府為了解除北婆羅州和砂勞越人對回教地位的疑慮和反對,曾在“科波特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書中提出保證:《聯邦憲法》第3條:絕對不會危害到聯邦的宗教自由,其實,馬來西亞聯邦將是世俗的​國家。

1988年東姑生前的訪談錄:

“現在或不久的將來,沒有必要裝著,馬來西亞會成為一個回教國。必須由人民選擇他們要不要成為穆斯林,不由得國家來決定。這點,應該完全由人民自行選擇。”

《聯邦憲法》第3(1)條:

“伊斯蘭教是聯合邦的宗教,但是,其他宗教可以在聯合邦任何地方安寧和諧地自由奉行。”

《聯邦憲法》沒有任何條文規定,馬來西亞是回教國。

其實,早在獨立前,1956年,馬來亞就有法律規定,我國必須採用世俗的英國法,而不是回教法。這項法令就是1956年4月7日,開始實施的《民事法》法令(Civil Law Act 1956)(見法令第3(1)條)

這項法令規定:我國各州法庭,必須採用當時英國所使用的習慣法和平衡法等。簡單的說,各州都採用英國法。

【注:各州採用的英國法,有些不同。西馬採用1956年4月7日的英國法;沙巴採用的是較早的1951年12月1日的英國法;基本上,砂勞越採用的是更早的1949年12月12日的英國法。】

這些英國法,一直沿用到今天。

1988年最高法院:我國不是回教國。

1988 年2月29日,我國最高法院(當時稱為“聯邦法院”)在一個判例《眾烏馬‐案》(Che Omar bin Che Soh VPP)中,五司會審,確認:馬來西亞不是一個回教國,而是一個世俗國。雖說,回教是我國的官方宗教,那只是在一些官方儀式上,採用回教儀式而已。

這起案件的案情是這樣的:一名回教徒,在(1971年軍火法令)下因擁有軍火,而被判處死刑。後來,他上訴到最高法院去。他的辯護律師說,在這類案件中,宣判死刑,不符合回教法,那是違反憲法的判定。由於回教是聯邦的宗教,所以不能施加死刑。

當時的最高法院院長,沙烈 阿峇士,探討了我國的憲制歷史後 ,確認《憲法》中第3條條文所提到的伊斯蘭教是我國的宗教這點,只涉及回教禮節和儀式,而不涉及回教整個概念。回教的整個概念不只是關係到禮儀而已,還有一套完整的生活體系,包括法學哲理和道德行為等。

首相無權宣佈我國是回教國!

從議會民主最基本的原則,三權分立的原則來看,首相本身沒有合法權利,自行宣佈我國是回教國。

這是因為在議會民主國家,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下,三個權力機關之間,不能隨意干涉任何一方,尤其是司法。

司法必須是獨立,也就是說,法院所作的裁定,掌握行政權的政府不得擅自加以否定。最高法院的判定就是法律,政府首長必須尊重和服从,除非政府通過國會立法修改法律。在三權分立民主原則下,政府首長不能自行隨意推翻最高法院的​判定。

善荣 笔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