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8日星期六

现代廉政和宪政的实现。

首先是民主发展的结果,也是政府自减的结果。廉政是政府自减开支,官员自减欲望;宪政是政府接受对自己行为约束,不再为所欲为。
如果说,得民心最快的是政府自减,失民心最快的就是政府自利,是官员腐败。得民心得天下,失民心失天下。因此,没有一个政府听任官员腐败而不严加制裁。

反腐败有三种武器,其中两种是常规武器,一种是非常规武器。两种常规武器是中国古代的官僚监察制度和现代民主自由制度,一种非常规武器是毛泽东发明的群众运动。

三种武器都很精锐,适用的范围不同。官僚监察制度是自上而下地反腐败,群众运动是自下而上地反腐败,民主自由是上下结合来反腐败。

自上而下往往不彻底,自下而上容易失去控制,相对而言,民主自由制度要好些。当年有人对毛泽东表示过担心,中国所有的朝代都没能摆脱腐败周期,都不得不从兴盛走向衰亡。毛泽东很有把握地说他找到了打破周期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民主。他老人家说得一点不错,只可以惜建没民主的歩伐没能赶上腐败的速度。

毛泽东是天才,天才是难不倒的。他深深懂得腐败不治,会亡党亡国,绝对不能等到建没好民主再来反腐败。他使出了群众运动的看家本事,在党内政府内一次一次地进行淸洗,一次比一次暴烈,直到发动"文化大革命"。结果,治病的药比疾病本身更致命,"文革"把共产党和囯家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致命的药禁服了,但疾病本身并没有好。近几年来,腐败现象有蔓延之势,就说明了这一点。如今,一举两得的办法是加快发展民主来根治腐败。发展民主得民心,还建设了宪政;根治腐败也得民心,建没了廉政。有志治天下者不可不察。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