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星期六

为何打翻一船​人?

这个新年最令人遗憾与愤慨的莫过于土权主席伊布拉欣阿里的白包事件,更无奈与接受不来的是行动党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文化”继续发酵!

一向令华社反感的土权机构今次举办新春大团拜,不知是有心触华社风俗忌讳的霉头、还是要在马来社会搏出位,竟然以白色为主庆祝农历新年,白色的布置加上白色的“红包”,让现场受惠的华裔老人家哭笑不得,也使这个新春迎来鞭炮之外的隆隆炮声。

白色在华社象征悲哀伤事,“白事”泛指丧礼,在华人最兴高采烈的时段避忌的就是白色装饰,偏偏土权主席伊布拉欣阿里就来个白色餐布加上白色的“红包”,让好事变成比不做还没这么惨的坏事!

更不巧的是我党一支会领导人参与其中,尽管不是以马华身份参加,但基于他是马华逾千支会中的一个支会主席,不管“睡觉”与否,都足以让民联特别是行动党瞄准我党开炮猛轰,不断的将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之火箭文化发扬光大。

最令人摇头嗟叹的是,一名向来惯于带同大群助理壮势、但服务成绩不怎么样的行动党代议士竟然如获至宝,在受邀参与的新春晚宴上大事向我党开炮,直指下届大选若支持马华的华人都是脑生草!

不巧因为伊布拉欣阿里惹上一屁股苏州屎的我党同志张秋明,虽然事后毅然辞去所有党职以示承担所有过失,但行动党却对此紧咬不放,全然发挥行动党凡事箭指马华的传统作风,毫不理会是否矫枉过正,仿佛全人类只要加入马华,就必须放弃其个人参与社会活动的基本人权,更对我党一向都与土权机构划清界限的真实状况视若无睹,行动党这种行事作风,除了野蛮霸道,小弟想不到任何其他形容词!

冤有头,债有主!

有道是冤有头,债有主,当全国人都怒斥土权主席的时候,行动党却热衷于将问题无限量发大,硬要马华吞下这只死猫、扛上卖华这个罪名,如果没有行动党如邓章钦等中央领袖帮忙站台拉票、如果没有挂上回教党这块招牌,会有伊布拉欣阿里这号口说亲国阵,实则帮民联的人物吗?倘若华社欣然接受行动党这种政治伎俩,哈哈,那可真的需要自求多福了!

当然我们应该强烈谴责伊布拉欣阿里这种罔顾华社感受的行为,更要将此当作不可或忘的教训,但这和治国大计似乎关联不大,行动党上下投机政客又何须如此乐此不疲、反而对如何提升国力、怎样协助人民安居乐业兴致缺缺?

特别是民联当中的伊斯兰党频频投石问路地抛出伊斯兰政策,令人奇怪的是,经常只见大义凛然的加巴星在唱独角戏,打马华打得威风八面的林冠英大官人却一声不出、一屁不放,按照行动党惯技“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思考逻辑方向,是否可以照办煮碗、直指行动党就是伊斯兰党入主华社的开路先锋?

处在变革的年代,人民应是最后的裁决者,倘若大家一味神化某位领导人、将其所作所为都奉为金科玉律,那又如何能分辨对错、做一个明辨是非的国家主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