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别骂我“38!”

小学写作文常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等词,那时候感觉有点夸,但越吃越老感觉这形容词还真不是盖的,308政治海啸不知不觉已过4年!

在这4年里,我们看到首相纳吉马不停蹄的展开他的改革计划、如废除各种恶法、推行多项经改;民联方面除了派钱卖地之外、注重的还是入布宣言,印象最深的当属废除大道收费。

无论安华也好,林首长也好,他们的废除收费承诺无疑受到社会人士的力捧,不过令人纳闷的是,这诺言只涵盖中央掌握的收费大道,林首长自个儿的槟威海底隧道计划却对免收费概念一字不提,小弟比较笨、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何远在布城的老计划您安先生林先生可以断言废除,眼前的隧道却以不影响大桥收入为由要贵过大桥收费?怎么不以身作则给点颜色中央看、起码“揸一下”纳吉也好啊!

说到民联承诺,相信大家还记得罗兴强先生的杰作,当年的“若火箭执政槟州,周末不收泊车费”让许多人受落,但一个画下黄漆就能经年累月赚取收入的泊车格都已变本加厉,白天收、午夜收、国庆日劳动节甚至最高元首诞辰也照收,试问那时刻需要维护维修、提升扩建的高速大道,要如何免费?若不是把用者付费转成全民负担、难道林首长在“唐山祖家”有金山银山可以补贴?

还有那杨顺兴先生于2008年10月提出的龙尾星光大道,如今星光依旧天上闪,大道却依然日日塞,别说诚如杨先生口中的“媲美新关子角”,4年来,一个解决龙尾塞车的方案也看不到、摸不到,连感觉都没有。幸亏谈了6年的树胶厂终于落实搬迁,不然来届大选不知要怎么说!

又如那阿依淡老城,大家难得迎来一位掌管房屋发展的行政议员(在东马,这位仁兄可要被称为部长),但在多个阿依淡大规模拆迁重建发展规划下,大家看不到一间廉价屋,说好的以民为本又不见啦?难不成阿依淡低收入朋友都要搬到Batu Kawan与光伏板(统称太阳能板)生产厂为邻?

OK啦,大家知道实际建设是有点吃力,我们就把包容变纵容,让火箭朋友更多的时间去慢慢思考,先来看看308后的两线制变得怎么样!

不久前,蔡总和林总的双王辩,本来是万众瞩目的前路窥探,岂知两位大哥各说各话,大家雾里看花也不知在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两线制还是两种族制,最可怜的是,双王辩之后,大家谈的不是你我的前景,反而是热论拖车姐与BTC哥,朝野双方支持者在这哥姐身上花了数以吨计的口水,可能在外国人眼里,会佩服我们的思维方式:哥姐摆中间,国家前途放两边!

好不容易哥姐热温度不再,又迎来226反莱纳斯的滋事哥与飞腿哥!一时间,网络论坛面子书、巴刹茶楼咖啡店又淹满铺天盖地的口水,喧闹有余之下,那些说了算、骂了算、爽了算的“政治家”松了一口气,国家大事就让纳吉去唱独角戏!

再回头看看逼近眼前的回教法课题,在你不怕“四妻”、我不忧“割鸟”、他不担心强奸要四个人证的情况下,似乎悠然自得不当一回事,只见卡巴星老爷爷扮演起反对党里的反对党,不惜以身体对回教党的侵蚀作阻挡!星爷纵横政坛数十年,如果回教法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有必要扮黑脸与万人迷的林首长唱反调吗?

说到林首长的“万人迷”,其实也要“感谢”许多国阵领袖的“鼎力合作”,大家都知道林首长最喜欢口舌之争,你不和他吵,他会口臭难当但也无可奈何,就像许子根博士还没宣布不再上阵时,三不五时就被林首长拿来练靶,可一旦林首长发现许先生不再有攻击价值,马上转移目标,会计师就是会计师,完全不会浪费一丝丝!不过还有其他国阵领袖硬是要和林首长对着干,这除了自己变成蜜蜂窝之外,还不知不觉间成了林首长的造神推手。

谈完308,当然不会忘记38国际妇女节向女性同胞献花敬颂,当年许子根就只会蹲在28楼埋头苦干、不然就夜晚与欧美外资电谈商机,不懂做人要“IN”一点,少忙一些公务、多花一些心思,才不会有钱难买早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