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喵喵之語:“甘那賽!”

檳城福建人喜歡把做事一團糟形容為“甘那賽”。“甘那”是好像的意,“賽”是糞,合起來就是“好像糞那樣”。

今年308前夕,愛國黨和民政黨青年團領袖帶領記者視察亂七八糟的打槍埔組屋,大家便在這個檳城最早的平民組屋區見證了貓政府的甘那賽。

只見組屋的天井擺了一個白色馬桶,馬桶週圍濕漉漉,臭氣薰天,一旁有破裂的排污管。這一天是貓政府執政檳州4週年紀念日前夕,甘那賽得很諷刺。

白色馬桶很象形的突顯貓政府的甘那賽。所以,當時不必反對黨多加解釋,甘那賽已在各報記者心裡已呼之欲出,紛紛舉起相機把甘那賽的場景攝入鏡頭,好在308當天圖文並茂刊登,作為貓政府施政污點的證據。

甘那賽只是污穢的場景而已,更不堪的可憐場景還在後頭。一名風濕病發作的老婦,身上貼了好幾塊藥膏,躺在一張靠背椅上,由於靠背椅太短,必須以另一張椅子墊腳。

她說,已經4個晚上了,她必須這樣子睡覺,因為床墊都被糞水給浸壞了。

真是甘那賽,次日是國際婦女節,這名曾經為檳州的發展和繁榮,作出過些許貢獻的銀髮婦女,必須過這種干那賽的國際婦女節,和308貓政府上台紀念日。

她失去的其中一張價值千元床墊,是她這身老骨頭最需要的,只是幾天沒有它,風濕痛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可是,為她的單位更換排污系統的承包商未賠償她,向貓政府方面的人投訴也不得要領。

她唯有找反對黨囉!可見,被許多貓的支持者罵的反對黨,在被人罵和被唾棄之餘還有利用價值。

對受害者來說,他們是掉進深水中可以暫時抓一抓的浮板。對貓政府來說,他們是教鞭,那裡甘那賽,就往貓屁股上抽,確保能夠好好的打醒十二精神扮貓。

有一名婦女家裡沒有像樣的床墊可以讓糞水浸,不過家裡的地蓆都被浸壞了。還好,只是幾百元,貓政府的人不管,最後承包商還是賠償損失。

打槍埔的組屋單位只有一間房,一般上父母睡房間,兄弟姐妹睡大廳。甘那賽這麼搞一搞,他們的日子更難過了。

即使是這麼簡陋的平民組屋,貓政府並沒有物盡其用,已經上台4年了,還有一些空置單位。在住人的單位毗鄰,是一間門也沒有的空置單位,裡面充滿垃圾,白白浪費變成甘那賽的室內垃圾場。

居民指著一個空置單位說,這間房子曾經勞煩消防員1天3次上門滅火。

其他打槍埔組屋的甘那賽問題,如電梯失靈、垃圾場垃圾滿溢、到處是老鼠、風扇停止轉動、電燈不亮等問題一籮筐。

我看到的是貓政府無能為力的縮影。打槍埔組屋向來是檳州貧民窟的象徵,執政4年了,如果打槍埔也甘那賽,其他問題會怎麼樣?

在我們希望貪污濫權的國陣倒台之際,貓要入主布城,應該給人民更大的明天會更好信心,不要繼續的甘那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