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5日星期一

槟城也建有毒光伏板制造厂, 林冠英双重标准蒙蔽槟人民。

一边厢声嘶力竭反稀土厂,另一边厢却允许一样可严重污染环境的外国公司在槟城设厂,林冠英口是心非, 持双重标准对待环保。

随着在槟城搞了一场“超市霸市一星期七天、天天无塑料袋运动”之后,林冠英从此就以环保尖兵自居,除了大言不惭地说绝不让稀土厂在槟城建立之外,最近更利用“绿色盛会2.0”课题,扮演环保英雄。

林冠英真的是环保英雄吗?

虽然槟城目前还没有破坏环境与人体健康的稀土厂,但不久后,却会出现一间一样对环境与人体健康有害的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厂。

批准德国公司建厂, 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发展机构,最近就将威省南部峇都加湾的一块土地买给德国博世公司,以建太阴能光伏板制造厂。

对于这家德国公司在槟城建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厂,林冠英只告诉槟州人民,太阳能有多好又多好,却没有告诉我们,其实太阳能光伏板在制造过程会污染环境。

没错,太阳能的确不会带来污染,不会排放出任何对环境不良影响的物质,是一种清洁的能源,但要取得太阳能,须靠光伏板(Photovoltaics),而光伏板在制造过程中,是会严重污染环境的。

光伏板制造, 如同稀土厂, 剧毒不分上下高危险。

根据了解,太阳能光伏板的主要物质是单晶硅,厂家是利用单晶硅的光电传导效应,将光能转换为电能。不过就效率而言,多晶硅的转化效率远远低于单晶硅,但自然环境中的单晶硅十分有限,而纯度是其效率的重要保障,于是厂家就从多晶硅中加工高纯度的单晶硅片就成为一种既节约成本又可行的办法。

多晶硅的生产过程,会产生高达十几种种的危险及有害物质,包括氯、氯化氢、三氯氢硅、四氯化硅、氢氟酸、硝酸、氮气、氟化氢和氢氧化钠等物质,对环境和人体都存在危害。

根据首聚能源分析师透露,太阳能伏光板在制造过程不只会产生有害物质污染环境,使用太阳光伏光板一样对环境有害,因为在太阳能被大范围利用后,城市中的光伏电池表面玻璃和太阳能热水器集热器在阳光下反射强光,形成光污染。

严重影响生态环境, 土壤水源植物皆污染

除外,光伏电源系统具有一定寿命,其废弃物对环境具有很强的破坏性。光伏发电系统使用的蓄电池大部分都是铅酸蓄电池。该电池内含有大量的铅、锑、镉、硫酸等有毒物质会对土壤、地下水、草原等造成污染。

去年9月,生产太阳能光伏板的中国浙江海宁晶科能源公司就因为污染环境,引发附近民众不满。500余多名群众聚集在晶科能源门前,针对环境污染问题示威抗议。而在民众抗争下,加上环保部门检测浙江晶科附近河道中的河水时,发现氟化物含量超标10倍,结果海宁市有关当就局宣布暂时关闭这一生产太阳能产品的工厂。

我们在怀疑,德国博世公司在林冠英见证下,与槟州发展机构签署厂地买卖合约后告诉记者,“由于该公司正不断提升其模版设计,以更高效率进行系列生产,所以新工厂不会如原定计划般在今年开始兴建”。

这只是一个托词,真实的情况则是因为见到稀土厂事件闹到满城风雨,博世公司担心自己的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厂也会像稀土厂一样面对人民的大力反弹。

受促大选后投产, 德国公司静观其变。

所以在风头火势下紧急“煞车”,买下厂地后不马上建厂,静待稀土厂事件的演变再决定生产日期。

巨资买下厂地后不按照原计划马上建厂,且所给的理由又很牵强,英明如林冠英没有理由看不出内中大有文章,他应该知道德国公司取消马上建厂的真正原因。

那么林冠英为什么要为德国公司隐瞒,没有坦白的告诉槟城人民?这就是槟州的透明化管理吗?

据知情者的回馈,德国厂方已受通知暂援生产,直到大选过后行动党再度执政槟州才正式投入生产。

除了让具污染性的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厂在槟城兴建之外,林冠英对环境的不友善,还可从他执意要建海底隧道中暴露出来。

海底隧道也破坏环境生态, 林冠英却大力推销。

众所皆知,建海底隧道就必须挖海床,破坏海底生态是不必说了,更可能会造成海底隧道的出口处原本的高水位会重演类似新光大购物广场当年施工时出现的地下水流失,造成周边地区下陷的严重问题。

还有一件事也可看出林冠英对环保的口是心非:素有“环保议员”之称的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极可能会在来届大选被林冠英撤换,就是因为郑雨周极力反对丹绒武雅山坡进行高密度发展。

郑雨周不久前向报界诉苦,指因为他反对在山坡进行高密度发展计划,造成丹绒武雅区有至少10个拟议中的高密度发展计划被拖延,结果发展商不时到林冠英位于光大28楼的首长办公室说他的坏话,施压要林冠英在来届大选撤换掉郑雨周。
 
违反发展商利益, 槟城环保议员受对付。

行动党内部消息透露,由于林冠英跟每个发展商的关系都很密切,而郑雨周不识时务的一直阻止发展商违反环保的发展计划,使到林冠英开始对他不满。

林冠英先将自己原本一直都是在吉隆坡活动的政治秘书(行动党秘书长政治秘书)再里尔调来槟城,改当他的特别助理(槟首长特别助理),以准备在大选时让再里尔取代郑雨周把守丹绒武雅州席。

而林冠英刚好也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除掉郑雨周,因为郑雨周原本准备在2月骑脚车踏上为时5个月的“槟城-伦敦 2012 绿色远征”的征途,以宣扬爱、健康及环保精神外,也准备筹200万令吉充作槟州的环保经费。

林冠英当时告诉郑雨周,如果坚持要骑脚车远征英国5个月,来届大选就会将他除名。虽然郑雨周开始时坚持要完成自己的心愿,非踏上征途不可,可是当见到林冠英把再里尔从首都调来槟城,最后只好退让,放弃远征英国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