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5日星期一

服务已不再是王道!

308的N年前,服务是否周到似乎是政坛中人晋身仕途的不二法门,倘若服务态度有口皆碑、亲民形象深入民心的,进场逐鹿几乎是十拿九稳,反之市井小民“有口皆悲”的,极少能够突围而出。

就像当年的已故崔耀才先生,尽管以独立人士挂帅,凭其亲民的作风、清廉的形象、脚踏实地的服务态度,其锁匙标志还是迎风飘扬,成了独立人士不败神话。

而我党的前州议员李学德同志从95年开始,以“赤脚议员”姿态出现,一辆摩托车穿梭大街小巷、随传随到甚至“不传也到”,以任劳任怨不辞劳苦精神为国阵漂白了向来被视为反对党强区的彭加兰哥打选区!

可是呵可是,308的无敌政治海啸席卷,这一切似乎变了样,基于民怨的爆发,在民心思变下,所有以服务周到见称的草根代议士全没顶在惊涛骇浪之下,从此街头斗士取代了服务先生。

308于今还差3天就踏入第4个年头,我国政治生态产生了极大的变化,这一千多个日子里,大小政客喷出的口水足以盖遍整个槟州,大家好像不再谈服务与建设,而是集中精神将浮现的课题无限放大,以鼓动人民的情绪为主轴。

当年喊得响彻云霄的两线制着墨不在于比服务、斗建设或异中求同地解决浮现的问题,当前形成的局势是斗派钱、斗民粹、斗口水、斗手段,大马成了继台湾之后全球政治活动最频密的国度之一,308后的每一天似乎都成了谋取政权与稳住阵脚的竞选期!
论调主观武断

让我们回头看看,过去的4年除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励精图治的作出多项改革之外,国内还有多少政客将目光焦点放在治国的策略上?大小政要所提出的建设性意见又有多少?
有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偶遇的老朋友老同学在谈到政治的时候,摆出政治评论家的姿态直指某某党表现杰出、某某党完全不行,一竹竿的论调不仅主观而且武断。甚至还有人说:“现在哪里还有人选个人表现,大家都是看政党标志的啦!”

有时候按耐不住会稍作顶撞:“依据您的逻辑,若某某党真是这么好,那您为何大小事都找那完全不行的政党,而不找那好得天上没有、地下只有一个的某某党?”

处在变革的年代,大家都在谈民主、平权与肃贪,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只选党而不认人,将难免造成一些狡猾政客充斥市场,这些善于鼓动情绪的政客平时不做事,却又擅于通过三寸不烂之舌来为自己加分,反观其对手虽然长期为民请命、默默耕耘,就由于处身“完全不行”的政党而被判了“政治死刑”!

其实谁主政权都不是问题,这也是民主竞选的必然程序,倘若一味选党不选人,在滥竽充数的情况下,吃亏的还是大家的前途。这种主观性的选举结果,一来形成选区问题有冤无处诉,二来难免变成送走一个强权、再迎来一个霸权,又如何贯彻有效的两线制衡?
小弟觉得,只有认真的“听其言观其行”、慎于行使手中一票,才能确保政治人物回归服务的轨道,才不会让政治变成一场Show,在你吵我吵大家吵之后,未来还是一片白茫茫!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