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你怎么说?!

在一场活动中,有人告诉我,他要零反对党。是的,他要槟州反对党吃零蛋。

我该如何去诠释他的这个零蛋呢?是没有反对党的州议会?还是整个槟州没有反对党可以立足的空间?还是他要赶尽杀绝所有的反对党?零反对党后还是不是民主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把这个问题丢给了理大社会科学系院副院长,他给我的答案是:否决2/3议席才符合民主的实质与真义。

不过,为了让自己更明白,我搜寻谷歌,希望能有其他角度来解答。于是,我打了“零反对党+民主”,结果出来是行动党过去所发表的言论。

林冠英曾反对零反对党

比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08年1月25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所发表的声明,标题就写:“如果马华夺取行动党多数议席,显示了巫统“零反对党”的目标成功,也显示了马来西亚将失去其仅有的民主空间。”

还有是行动党马六甲州妇女组主席兼哥打拉沙马纳区州议员周玉清于2008年2月6日发表新年献词内写:巫统若达致零反对党,这等同于零度民主、零度正义、零度的繁荣与共。

再来的就是,2008年3月6日,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也针对巫统一些领袖发表零反对党的言论,调侃前首相要重新教育曾经发表“国阵要取得零反对党议席”言论的国阵党员,让他们知道何谓民主结构。

从以上的言论可以得知,零反对党就是没有民主。不过,这些话都是在3.08之前所发表,可是308之后呢?

这些旧文章,的确震撼了我。我才发现原来教会我拒绝零反对党,就是他们,因为他们说零反对党就是零民主!但是,今天告诉我要零反对党的也是他们,所以我乱了,到底他们要零反对党还是拒绝零反对党?到底他们要民主还是霸权?

民主难道只是糖衣?

民主是不是只是一些政党的糖衣,而这个糖衣在权力的照耀下,慢慢溶解,露出来的是伪民主?

其实,我还是很谢谢他们。谢谢他们告诉我“人民知道如今必须削减巫统的政治霸权的时候了”,这教会了我要削减任何一个政党的政治霸权;我也谢谢他们在文中说,“只有取回马六甲市、击败阿里鲁斯旦“零反对党”的目标,我们才可以停止这种滥权、罔顾公众利益以及华社利益的行动”,于是我明白不可以有零反对党,这样才能够遏止滥权,罔顾公众利益的行动;最后谢谢他们让我知道零反对党对一个民主国家的重要性,所以我明白今天我要民主,就不容许零反对党的情况发生。

忘了说,原来前首相敦马哈迪也认同“马来西亚需要反对党”呢。呃,这林吉祥说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