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日星期一

民联是为了"哗叫",​还是华教?

“325华教救亡”大会在雪州加影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华团、华教人士及朝野政党代表先后抵步,显示大家均对华教的前路高度关注。

因为华文师资的严缺未能有效的解决引发了这场于3月25日召开的抗议大会,关心华教前途的大众不辞舟车劳顿,纷纷涌往响应号召,本意乃在于反映华教当前面对的困境。

我党马青总团长兼副教育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也基于职责所在、出席这场大会以期能寻求有效的对策,使浮现的问题逐步迎刃而解。

令人遗憾的是魏同志抵达之后,迎接他的是不绝于耳的奚落声响及不雅的手势,间中更有人飞掷报纸、水瓶,似乎将他当做华教问题的出气筒。

更令人纳闷则是随后发生的打人事件罗生门,接踵而来的焦点在于

(一)魏同志被政敌讥为自导自演,
(二)对号入座的黄衫伯跳出来挑战斩鸡头以示清白,
(三)道歉与否的争议。

既然魏家祥同志已建议解决问题的8大方案,既然魏同志勇于出席抗议大会,为何大家不能心平气和的看待政府是否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一个解决教育问题的场合、“忘记”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古老传统?到底这些人安的是什么心?

当大家兴高采烈的迎接两线制到来的时刻、当民联大军趾高气扬准备入主布城的刹那,为何我们看不见、听不到所谓“候任政府”的民联集团提出任何有关华教课题的建议与对策?相反的,无论国会议员还是行政议员,民联大官绝只会一味的哗叫与煽动情绪,难道这就是民联的华教政策?

我们认同董总作为华教的用心与华团人士对华教的关心,希望通过鲜明的立场反映华教的困境之后,大家最终仍须回到圆桌上寻求解决问题的对策。

我们也赞同魏同志所说的,该终结的应该到此为止,毕竟华教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一劳永逸的解决,最重要的是当政者须有解决问题的诚意,相关的各方面也有须提升彼此的互动,由此方有望事半功倍。倘若大家各走极端,或通过情绪将问题节外生枝的复杂化,就像这起“打人”的扑朔迷离事件,非但模糊了师资问题的重要性,更让抗议大会的方向严重失焦,使华教问题变成了戏味十足的政治课题,这难道是大家愿意看到的结果?!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