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0日星期五

“只有肮脏的人,才看不到清洁的东西。”

正如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所说,如果谈到太阳能,眾所周知那是一种清洁能源。不过,首长搞错了一件事,其生产过程中的排放物,并非如首长所说的“当然也是清洁无害的”。

晶矽(crystalline silicon)是制造光伏板的主要成份。晶矽则可分两类,一是单结晶矽(single-crystalline silicon),二是多晶矽(poly-crystalline silicon),都可用来制造光伏板。多晶矽生产是一个耗能的过程,会产生温室气体六氟化硫(sulfur hexafluoride),释放带毒副产品,比如四氯化硅(silicon tetrachloride)。

所以,在制造光伏板的课题上,有人关心制造商如何“理毒”,也是件合理的事。人民有保护环境的意识,愿意站出来质问,大力提倡环保的首长该感到欣慰才对。

不过,首长再次惯性的展示焦点转移大法,这次用“比毒”。他说:“如果要比毒,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岂非更毒。”这句话是否表示首长其实也认同制造光伏板过程也会排毒?

如果硬要扯进莱纳斯,那它们之间有个共同点,就是先进国享成果,污染都留在发展中国家。当然,那小小的安慰便是,发展中国家的外来投资数据增加了一点点。

这或许只是我的偏见,但英国驻广州总领事馆首席气候变化与能源领事韩天恩于2010年7月接受中国《南方日报》记者访问时就说,太阳能消费市场90%是在发达国家,而原料生产100%却在发展中国家,也就是说,把污染都留在了发展中国家。

污染留在发展中国家

无疑,太阳能是一种替代能源,欧洲国家政府都以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发展太阳能光伏板,及补贴民眾使用太阳能,但欧洲国家都不希望在国内生产多晶矽,而把生产线设在发展中国家。
上网一查,发现有种被称为“闭环改良西门子法”的产多晶矽方式,这技术基本上可满足环保要求。不知州内厂是否在使用这方式?
提出质疑,要求交待,并非就代表反太阳能、反环保、“肮脏”,说不定还可以提醒深信“太阳能是清洁能量,所以生产过程中的排放物当然也是清洁无害”这种逻辑的执政者。

反对党的监督,要被执政党看成“玩政治”也是没办法的事。

林冠英问:“为何太阳能光伏生产商在槟城建厂会成为课题,但在其他州属例如马六甲则安然无事? ” 答案或许是,因为马六甲的反对党(行动党、民联)没有扮演好监督的角色。林冠英有时该抽空回马六甲调教调教他的马仔一番才可以。记得训导他们,遇到有违人民利益的事,该反的就得反。

至于首长所说的“只有肮脏的人,才看不到清洁的东西”,我也不多说了,只想回敬给首长林大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