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围堵中国成败看大马是否变天,美国基金会财援安华全力出击。

图说:安华(左一)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团体照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不是通过民主程序选出的政党领袖。

为了要进入国会,他不惜在2008年要人民公正党主席,也是安华太太的旺阿兹查医生辞掉巴东埔区国会议员制造补选。

但是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或简称NED) 的眼中,安华却是个改革者。

在NED网站对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的简介里,提到安华在1971年创立及领导的马来西亚回教青年运动(ABIM),形容它是第一个在马来西亚推动唤醒社会和政治意识,同时注重社会正义和人权的非政府组织。

无视安华负面背景 美基金会赞赏有加

简介指出,安华是因为批评马来西亚政府内的贪污和滥权,加上他对改革的勇于发言,才导致

他在1998年被捕及投入牢狱。它还说,安华从监牢里领导新的民主运动,并于2004年9月获释。

大家都知道,安华有深厚的伊斯兰教和马来传统价值的背景,而他成立的回教青年运动,毫不掩饰它要以激进的方式,在马来西亚社会推行回教化政策。

而1980年代初,安华背弃回教青年运动,加入巫统。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建立了自己的权力基础,官职扶摇直上,还成为马哈迪钦点的首相接班人。

但在1997年金融风暴时,因为倾向接受美国控制的机构的脱困方案,安华与马哈迪闹翻,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者,而不是什么改革者。

然而,该基金会显然不把安华纯粹为权力斗争失败的事实当一回事,也对他不尊重民主和不尊重女权不予谴责。

为 了令大马变天 朔造安华成天使

2008年全国大选后不久,NED主席卡尔科尔斯曼指出,3.08全国大选是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最明显的民主政治的改变,并指出这改变对印尼的政治发展有更加正面的影响。

他说,如果马来西亚发生了真正的民主变革,那它将对东盟国家,尤其是缅甸有重要的影响,而对整个亚洲和更广大的穆斯林世界来说,也是如此。

他所给的理由是安华在亚洲是个备受尊重的人物,而在回教世界里,他的想法能引起共鸣。

事实上,前首相马哈迪才有这个影响力,而现任首相纳吉在这些地区显然比安华更受尊重。

科尔斯曼毫不隐瞒的表达他对安华的想法,而这种想法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推销民主”来达到改换目标国家的政权之战略思维。

在其网站里,NED指出,该基金会的指导原则为,信仰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渴望,它可通过发展民主机制、程序和培养民主价值观来实现。

通过支持这个民主进程,基金会帮助加强国外本土民主运动和美国人民之间的联系 — 一种基于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对代议制政府和自由的共同承诺的联系。

美国基金会承认 支援对抗政府团体

该基金会不否认它的主要资金,主要来自美国国会。该基金会也不否认,它提供援助给那些为民主和人权而奋斗的民主人士,包括一些以维护民权而展开运动的外国组织。通常这些人都处于困境或孤立状态。

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这些个人或团体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他们在各自的国家和当权的政府对抗或制造骚乱,以让美国能乘机渗透这些不愿听从它摆布的国家,最终扶植它属意的政党上台执政;从80年代的东欧多个前苏联解体的国家掀开的橙色运动,到最近的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政权更替,例子比比皆是。

马来西亚3.08的大选是否对缅甸有影响,而导致它的军人政府在4月1日举行国会补选,看来没有必然的关系。但是美国要以民主改革来围堵中国,引发中国人民对民主化的渴望进而走向街头,确实是美国想看到的结果。

2010年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对中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1980年代,南韩和台湾先后在美国的介入下,先后民主化,若干年后在中国发酵,大学生和知识分子要中国共产党马上实行民主,最后导致六四事件的发生。

穿梭美国富豪间 犹太人力挺安华

而美国最近“协助”中国邻国缅甸民主化,也同样的把安华当作是马来西亚“民主化”的改革者,明显的都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试图以“全人类共同渴望的信仰自由”对主权国家的政权制造压力。

尽管安华过去十年来绯闻缠身,但自308以来,他穿梭于美国财团和犹太人组织之间,华尔街富豪不时给他盛情招待,犹太集团操纵的媒体网络一方面无视他的品格问题,刻意把他朔造成民主斗士,另一方面却不断对大马首相纳吉本身和他的家庭成员极尽诬蔑和丑化。

这一切,都是美国统战的一部分,以便扶植安华入主布城,进而控制马六甲海峡,最终完成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围堵中国!

净选盟的428大集会正是安华和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财政援助的一群雇佣兵向美国的金主呈献的一出戏。

那些满腔热血,跟着犹太人的音乐起舞的华团和华教“斗士”,在跟着安华和安美嘉摇旗呐喊的时候,可知自己体内也流着龙的传人的血?

源自:http://www.souminews.com/nod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