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获美国国务院颁发勇士奖,安美嘉力挺安华搞大集会。


站在最前线领导428净选大集会的前律师公会主席安美嘉,日前高调向维持治安的警方喊话,表示净选盟指定要在国家独立广场举行3.0净选盟大集会,绝不改变地点。

安美嘉这种几乎无视警方存在的嚣张态度受到舆论界广泛关注,一些舆论认为,这位女律师之所以毫不妥协,显然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幕后撑腰。

了解安美嘉的人都知道,她担任大马律师公会期间也兼任一些非政府组织, 而这些组织都和美国以及其盟国扯上关系。

美国颁给安美嘉 最勇敢妇女奖

安美嘉在2009年被美国国务院颁发“最勇敢妇女奖”,据说这个奖是专颁发给第三世界对民权运
动有功的妇女。正巧, 和安美嘉同时获得这项殊荣的妇女,分别来自阿富汗,伊拉克,瓜地马拉,也门和苏联。

这些被美国列为重点打击的国家,它们的妇女代表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手中接过奖状,并获得美国总统夫人亲自招待。

这正是美国向敌对国家发动统战,培养先头精英部队的重点计划之一。

有关干净和公平选举联盟(简称净选盟)获得美国全国民主学会(NDI)和开放社会机构(OSI)资助的问题,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在2011年6月时承认,她领导的组织确实曾经获得这两个组织的资助,但否认这些钱是用来搞大游行的。

净选盟承认收美国钱 否认用来搞大游行

即使撇开资金来源是否用来策划大游行的问题不谈,净选盟声称它是个独立的组织,不附属于任何政党事实上是站不住脚的。

就政治学研究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净选盟的最大筹码是其独立性,再来就是与其它公民社会的组织的串联。邀请政党参与大游行,实际上就是典当了其独立性的筹码。

净选盟指它有邀请执政党参与,掩盖其不独立的意图昭然若揭。政党参与,有利益冲突因素在里头,也就是非政府组织被政党利用,通过大游行挑战民选政府的合法性,而最直接受益将是有关政党,不是净选盟“代表”的人民。

2007年11月10日的净选盟1.0游行是最好的一个证明。因为这个大集会对国阵政府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民联政党是直接的受益者,人民是否受益,却还是个未知数。

目标打击倒国阵 为民联掌权铺路

即使如此,民联借用净选盟的力量,仍然功亏一篑,无法一举击败国阵,因此,民联再次利用净选盟,在2011年7月9日展开第二次的大游行。

这一次游行的确打击了国阵的形象,而为了挽回形象提高人民对国阵的支持,政府于是宣布成
立选举改革国会遴选委员会,探讨我国选举制度的问题。

不过,净选盟恫言,如果国会选举遴选委员会不在第13届大选举行之前,落实它提出的八大要求,那它将会发动净选盟3.0大游行。

选举改革国会遴选委员会与4月2日提呈改革建议报告并预定在4月3日辩论,但民联议员在国会大吵大闹,选改22建议在没有辩论之下就通过,而净选盟“识做”,毫无悬念的要在本月底举行

净选盟大集会。这一次,还与全国绿色委员会联手,当然还少不了民联各党。

作为一个有一点基本常识的公民会问:世界上有没有干净和公平的选举?净选盟为何要通过大游行来“威胁”政府改革选举制度?

更加重要的,即使选举委员会采纳了净选盟的八大要求,我国的选举就会“干净和公平”吗?

抗议选举不公平 无视国阵失五州

我国的选举制度即使有缺陷,但是不是民联以及净选盟的人所说的那么严重,是两回事。

更加关键的是,马来西亚独立了50多年,从来就没有间断的和平举行定期以及相对公平的选举,这与诸如独裁专制的利比亚、埃及、突尼斯亚等国不能相提并论。

因此,要借大游行来削弱――如果能够的话推翻政府,这根本是对民主的打击,因为与整体选民比较,参与大游行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

事实是,国阵政府失去三分二国会议席的优势以及失去四个州政权,是国阵执政以来最弱的时刻,民联需要打铁趁热,尽快让人民对国阵失去信心,而比较有冲击力的课题包括了选举制度等。

但是主导所谓干净选举的领袖们却一直回避一个很原则性的问题:如果没有干净的选举,掌权的国阵会在308输掉5个州的政权和失去国会的三份二优势吗?

这种情况可能在利比亚, 埃及,突尼西亚,缅甸,朝鲜甚或新加坡等国出现吗?

游行抗议最大受惠者 民联首相人选安华

显而易见的,从净选盟等游行和抗议集会中,获得最大收获的莫过于是民联的内定首相人选安华依不拉欣。

事实上,从2008年安华的9.16变天计划以来,我们可以发现安华清楚的知道,首相这个宝座曾经一度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如果不趁这个时刻夺取,不管是通过什么手段,将来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像NDI和OSI等通过资金和培训,来推广和加强其它国家的民主和自由的组织,的确是对那些崇尚民主和自由的人士,如净选盟这一批人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然而,像安华这样的政治人物,得到政权是他们的最终考量,所谓对公平和干净选举的追求只是一个烟幕,只是他们获得政权的其中一种手段而已。

根据报道,安华与NDI以及它的母体NED(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关系非常密切。

在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安华曾写信要求NDI在选举上给予协助,而NDI就曾经为那些和国会反对党有关联的智囊团和非政府组织,联办选举工作营。

净选盟不干净 充当美国打手

这迂回的关系,再次证明净选盟本身并不干净。净选盟因此可以说间接的成为民联的“打手”以及美国的打手。在美国要把中国以外的亚洲国家当作其保护国家利益的枢纽的21世纪,美国需要像安华,而不是纳吉这样的朋友和盟友。

当然, 像前律师公会前主席安美嘉这种有专业资格,又能影响一部分专业律师带动舆论的人物,正是美国民主基金会不惜重本拉拢的对象。

纵观净选盟和绿色集会的召集人和民联各政党前呼后应的表现已可看到,美国黑手在幕后的操纵已经昭然若揭。

若不是内安法废了 无人敢向警方叫嚣

也正因为有大树遮阴,我们才会看到安美嘉那种嚣张跋扈的态度,对着掌管治安的警察部队叫嚣:“我们就是要到独立广场静坐示威,绝不更换地点!”

针对这一点,有评论者问,如果不是因为内安法令废除了,如果不是因为掌权的是纳吉,而换了是马哈迪,这些搞示威的人还会这么“勇敢”吗?

源自:http://www.souminews.com/node/486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