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女佣权益上的遗憾。

大马妇女力量组织(Tenaganita)执行董事艾琳费南达斯在接受印尼报章专访时,呼吁印尼政府不应该恢复供应劳工如女佣到我国的言论感到遗憾,其言论已经伤害到我国的形象。

马来西亚政府与印尼政府在女佣课题虽然曾经产生误会和摩擦,但两国政府努力化解并多方面讨论,以提升印尼女佣的薪金待遇和福利,因为这是属基本人权。

“印尼女佣目前获得更好的保障,包括可以持有护照、享有休假及高薪,工作环境也获得大大提升。”

过往发生虐佣事件确实令人感到遗憾,但均纯属个案事件,艾琳费南达斯不应以偏概全,抹杀我国政府在女佣权益上所作出的努力和改进。

“虐佣事件只占不到0.1%,艾琳费南达斯不应为了这非常微小的个案,而否决99.9%的正常雇主的利益。”

我国执法单位在接获虐佣投保后马上展开调查,无论社会地位平庸显赫或教育程度高低,都一样受到法律制裁,因为我国是法治国家,一切依法行事。

“另一方面,国内也曾发生印尼女佣虐待雇主孩子、老人、病患等事件。因此,艾琳费南达斯不应该以偏概全,妄下定论归咎我国政府和雇主的错。”

艾琳费南达斯身为我国女权活跃组织的领袖,不应对外报发表批评我国的言论,不但伤害马来西亚的形象,加剧我国的负面观感,也对目前困入僵局的印尼女佣课题上有害无利。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