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星期日

《槟城再望》

林首长的《槟城在望》专栏,在槟城已经牢牢在握后,终于写下完结篇,看了几年的专栏文章,习惯了代笔人的阴柔写法,一下子说结束,还真有点不习惯。

虽说是由人代笔,但文章里头也曾清楚交代,一切还是遵照林首长的意思为写作大纲;不过,可能代笔人缺乏那种枭雄心态,所以表达不出林首长的大刀阔斧,但细腻也有好处,起码首席部长坐廉航就提过几次。

还记得林首长第一次坐廉价航班“巧遇”记者时的盛况,除了让人耳目一新之外,也有另一番幻想:这个首长身体力行做出勤俭风气,对州务的“经营”应该大有帮助,前前首长许子根先生18年带进2200家外资,这个克勤克俭的林首长肯定不止这个数目吧?当时看来,这次是换对了!

可惜的是,新政府的勤俭,就止于廉航,甚至到了6年后的完结篇,也以廉航来凸显功绩,完全没有提及为何外资越来越像王小二过年;也没有告诉大家,一州之首排队等飞机十分钟,就等于160万州民浪费了1600分钟?一张机票可能省个一千八百,但舒适的思考环境、省回来的排队轮候、粉丝拍照时间,将为160万州民换来多少利惠?

槟城对林首长来说,是已经在手而无须在望,但越来越多槟城人一再期望,槟城除了虚浮的吃喝玩乐之外,领导人到底几时才能脚踏实地的解决日益严重的交通规划、房屋课题,还有最简单的泊车问题?

槟州政府是否可以告诉大家,当二桥通车后将带来多少车流相关当局又有什么疏散交通的对策?原有的敦林大道能够承受两条大桥所带来的压力吗?青草巷一代除了不断调整交通灯时段之外,是否只有束手无策等着被塞爆?

新推出的房屋计划,只有注册成为槟州选民五年后,才有资格申请廉价及中廉价屋,槟州政府不是一直强调以民为本吗怎么却处处显得以选民为本?难道从其他州属过来槟城打拼超过十年、娶妻生子都不算对槟城有贡献?那有人从马六甲飞过来,一句“我要做”就使曹观友先生让出了槟州首席部长的,岂不是容易过买廉价屋?

林首长没有在其完结篇告诉大家,他的减债95%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强调公信透明的政府,怎么能够厚着脸皮把中央政府转移供水机构资产称为自己的减债理财功劳?还有那水供机构常年财务报告中接近两千万令吉的生水费又是怎么一回事?槟州水费附加税调涨100%是否就是为了填补这个账项?

最近这几年,乔治市古迹区多了许多壁画,这些壁画除了让人排队拍照、在紧急关头中些咖哩汁让政治人物转移视线之外,什么时候可以转变为促进经济实况的外资动画?相信大家还记得大锣大鼓的黑莓厂、太阳能光伏板厂,最后怎么啦林首长出国次数多过前前朝,费用据说也少过前前朝,但许子根去一趟日本,能够带回Ibiden电子集团,林首长到处去,除了常在国外唱衰中央政府、回来后为了带不带家眷而和媒体斗嘴之外,又带回来些什么投资?

308后大小事情最好的解决方法是骂前朝,505后就骂中央政府,从刚过去的全国官方圣诞节开放门户在槟州举行林首长和首相纳吉谈笑甚欢来看,巫统还可恶吗?而林首长也说:“赞赏这项全国性的开放门户活动选择在槟州举办将证明州政府及中央政府的关系成熟、健康及富有建设性”,既然槟州与中央的关系“成熟”,那就更没什么借口再骂国阵了吧?

《槟城在望》落幕了,槟城人的“再望”则方兴未艾,经过了6年的经营,扣除巧立名目的减债、哗众取宠的无车日、坑死人不偿命的脚车道、选择性针对槟州选民的各种派钱计划、无数次空手而归的出国招商,光秃秃的山头、被侵占的木寇山海岛古迹、70多千突变160千的中廉屋、建了5年还在建的升旗山停车场、越来越频密的闪电水灾、日益恶劣的新闻自由之外,从希望变无数次失望,槟城还有什么可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