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星期一

回顾昔日极端的措施,质疑今天美丽的承诺!?

安华很会演戏,众所周知,他在担任教育部长时,曾处心积虑要华小变质,除了一意拒绝修改教育法令21条2项,还特意安排不谙华语者到华小任高职。可是他现在却以华教的朋友自居。

然而,今天若有记性好的人问起当年往事,他就回答说那是为了帮助华小解决校内缺乏谙华语的人负责与教育部沟通的问题。如果有人问行动党怎样看待这问题,他们会为安华开脱,说他现在已经改变了。

安华到底有没有改变或会不会改变他敌视华小的立场?且让我们看看他近年怎样针对这个问题向华社自圆其说吧!

记得有一次,安华在依约新村发表演说,当时台下的听众都是华人。他表示,他愿意正视自己的过去,如果他过去曾做错任何事,他愿意为自己犯下的错误道歉。

他为什么要向华社道歉?

可是安华并没有说明他过去曾做错什么事,只是以“任何事”三个字带过,并愿意道歉。一些新生代可能不知头不知尾,到底安华为了什么事要向华人道歉?他们不知道,所以就当作是在看戏。其实当年的安华可是官拜教育部长呢!关于华小高职事件,他辩称:“当年我要安排一名谙马来文的副校长到华小,原因是当时的教育部公函不能以中文回应;现在已经可以中文回函,好了,这不是政策课题!”

这不是在演戏吗?当年堂堂一个教育部长,没有理由不知这是谁搞出来的问题,可是他却只怪罪马华当时没有在内阁提出反对。这一点又再次证明安华在演戏了,马华和华社都强烈反对,可是,安华“不愿听取他人意见,顽固不宁,坚持一意孤行”,迫使马华公会及华社在吉隆坡天后宫召开“全国华团政党抗议大会。

不管安华在依约如何解释,已清楚的显示安华的谈话不但不知悔改,还是一错再错,因为这些都是这是无稽之谈。当时全国华小正副校长都谙华语,而身为公务员的正副校长都有国语优等资格,因此与教育部以国语进行书信来往不是问题。这几年来,事实也证明了华小的校长都能以国语与教育部进行来往。安华派不谙华语者到华小的解释不合理及站不住脚,再次显示其要使华小变质的不良居心。

为政治目的行动党姑息安华

安华,令“华人不安”的形象,一直是造成部分华教斗士对安华,以及其所领导的改革运动有所避忌、保留的障碍。行动党当年与马华公会及华团同仇敌忾,大力谴责安华,如今为了政治利益考量,姑息安华当年的过失,行动党这种做法也让许多支持者大感失望。

曾有行动党的支持者说过,今天安华演的戏,完全和火箭无关,身为火箭的支持者,为什么要为安华说好话?不错308安华是有一点功劳,但是308后,安华到底有什么贡献?

他们认为,安华和公正党,除了跳槽就是丑闻。所以,长远和他们合作,只会给火箭带来坏影响。即然已有支持者在为行动党指点迷津,相信行动党的高层领袖会知道前路该怎么走吧。

说实在的,同样的戏和同样的人物,演多了也同样会站不住脚,因为选民的眼睛越来越雪亮了,想要捞取选票得用更高的招数才行了。

针对这一些令人遗憾的不光彩往事,安华也许会辩称他已经改过自新了,然而,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家千万要小心提防!


(陈林风 2011-10-13)



1992年,火箭领袖丘光耀画的漫画,影射当时担任教育部长的安华。

安华於1986年出任教育部长,直至1990年。当时,安华处处‘按华’,他在政府体制内的嚣张,已经被国阵阻止和惩罚。现在却在体制外成立民联,再次处处误国殃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