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大馬不是你們想像中的…… #祈福MH370

中國媒體和網民排山倒海的傾泄,從指責大馬政府是兇手,要大馬藝人滾回去、杯葛大馬旅遊和商品,甚至用了動物、垃圾、低等的字眼來形容大馬人。我感覺冰冷,雪上加霜,不足形容。在找到真相之前,從馬航、大馬政府,乃至大馬人,都已經被定罪,該推入地獄。馬來西亞做了甚麼不堪的事?我在沉思。

我想起:20085月,中國汶川大地震。

星洲日報的大門口,一大早出現了長龍,頂著大太陽,默默的排隊,到了柜台前,人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張、或是一疊的馬幣,捐給中國的災民。我到一家餐館吃飯,老闆見了,趕緊寫了一張5千令吉的賑災支票,二話不說:用無名氏就好。大馬派出拯救隊伍,佛光、慈濟人趕到災區,只希望多救一個生命,多餵飽一個肚子。大馬的慈善家和有心人,紛紛協助興建希望小學,希望這些學校不再有豆腐渣工程,頂得住災難,不要再犧牲孩子。

我想起:1991年,開放兩國人民來往。
大馬人對中國無限嚮往,一架又一架的馬航飛機,載了大馬人的夢幻,下降北京、上海、廣州。中國的一切都是新鮮而美好,即使在海關被刁難、在餐館被吆喝、在商店被欺騙,唔,都是情有可原,大馬人不會抗議,不懂得生氣。乃至在旅途中發生意外,旅遊車墜落山谷,奪走大馬人的性命,也就是意外,怎能尤人?

我想起:1938年,南洋華僑機工。

上個星期,還有人在星洲日報言路版投稿,重溫南洋機工的事蹟。抗日戰爭時期,中國沿海和內陸地區被日軍佔領,盟軍的軍備和救援物質無法運入中國,惟有依靠西南大後方,從緬甸到雲南的崎嶇山路。馬來亞的數千名青年,加入運輸隊伍,開卡車,做技工,冒著日軍轟炸,以及掉入懸崖下的危險,為的就是把物質送到中國人手中。戰爭結束後,1800名大馬子弟魂斷滇緬公路。

我想起:20143月,MH370事件。

大馬人民為所有機上人員,包括153名中國人,一起焦慮、流淚、祈福,希望他們平安。每一個生命都值得關懷,必須盡一切力量搶救,不分國籍,不分種族。馬航和政府安排中國家屬來馬,安排生活起居;本地志願團體提供翻譯、照顧、心靈輔導。我也想起,40年前,大馬政府第一個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25年前,天安門事件後,大馬政府率先反對國際對中國的抵制;20年前,大馬政府倡議東盟和中國對話,成立東盟10+1機制,提供中國一個國際平台。

今天,MH370事件,還未清楚來由,大馬就已經被定罪,遭到詛咒。

當然,這可能是部份中國人的想法和做法,但是,鋪天蓋地的攻勢,已經把大馬污名化;而有理性和勇氣說一些真話的,又有幾個?提起過去的事,不是憤怒,更不是反擊,而只希望更多人,特別是讓中國人瞭解大馬遭到的委屈、傷害和破壞,不要讓情緒、仇恨和無知滲入MH370。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不應就這樣魯莽的摧毀。同情之外,還要有同理心,才是智慧,也是文明。


(星洲日報/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没有评论: